无尽吗,三千个夜与日?无畏吗,少年的傻与痴?
文戳子博@青埂峰下补天石
MV戳子博@赭涛与墨色

从今天起,做一个快乐的同担据否。
爆粗,骂街,倒倒黑泥。
婊人直接上手,毫无心理负担地,
炸了你的坟头。

今天查速报的时候我心里就想,这几家明摆着不是压票,是真的背水一战了。

今天去应援会一看,果然大家都这么想。

可是没有办法呀,前浪死在沙滩上。我个人尽力了,然而又有什么用呢?

很绝望了。

查了下速报结果。

悲喜交加,百感交集,一言难尽,说不出话。

一个汤草小脑洞

一个脑洞。

汤川出国后草薙三次给他写了贺年卡,想想有太多话要说,遂附信。

第一年他觉得两人还是朋友,开头直接用汤川さん(さ起笔顿了很久晕开了,最后把さん划掉了)。

第二年他也不是很确定汤川对自己的态度,用的开头是“前略”。

第三年,经历了两年的音讯全无,他没什么自信觉得汤川还把自己当朋友了,开头用的是“突然ぉ手紙を差し上げますを、失礼をぉ許し下さぃ(冒昧奉函,请恕失礼)”,想了想,又加上了结束语,连起辞都没落下,工工整整:乱筆乱文ぉ許し下さぃ(信笔草草,请见谅)。结尾是四平八稳的“谨白”。

他自己写完都忍不住苦笑。曾经他也给汤川每年写一封年贺状,没有一次像如今这样狼狈。

然而这三封...

一个汤草梗

一个梗:

和草薙住在一起后,汤川才发现草薙每次破了案子总会被同事拉去喝酒,偶尔破了个大案还会上司后辈一大群人来个不醉不归。虽然草薙对此表示无奈,汤川却觉得他分明乐在其中。

想了想,日本的社会生活的确就是有这么多没完没了的应酬,也许自己曾经收到过那么多次草薙的喝酒邀约,在草薙心里也属于“应酬”之列。汤川没由来有点不高兴,但是又很快高兴起来——尽管他并不会承认这份高兴是因为突然福至心灵地明白现在草薙和他交往已经不属于“应酬”了,他更不会承认这份高兴来自于胜者的趾高气昂。

然而尽管这样推不掉的应酬属于日本习俗,可汤川毕竟是个特立独行惯了、完全不用费心于此也能跟学术情好日蜜从而迎来事业丰收的人,...

一个挺沉闷的汤草梗

以后看看有没有兴趣写吧。

写的话大概叫《倒刺》吧,“埋藏憾事 如伏线,如日记里的一根倒刺,无从自拔 何自骗”。


时间线在X之前。

有一次草薙办了个惨案,变态杀手连环杀人案,尸体很血腥的那种。

案件久攻不下,间宫说你们卡着不是个事儿,不如放半天假调整一下状态,换个节奏重来。草薙心事重重不知不觉开上了去T大的路,发现自己开错路了也就没有往家里走,心想去找汤川换个心情也行。

汤川请他吃饭,他蔫蔫地说吃不下,想刚刚的受害人呢唉。草薙并没有说受害人惨状如何,但是汤川通过可以媒体报道也能猜到一些。

他瞅了草薙一眼,说,你作为刑警不是应该习以为常了吗?

草薙趴在桌子上说...

其实突然有个于郑梗:

于锋在某次深夜偶尔和郑轩的聊天时候跟郑轩说起了这个梦,很隐晦地提了一下。然后又提起左辰锐在他转会后黑他的事情。

郑轩说其实论坛上真的有人这么黑你哦。于锋很无奈说那我该高兴吗?

郑轩说,哈哈那是他们不了解你,所以也不理解你。人各有志嘛。

于锋心里念叨了两遍人各有志,突然问,那你呢?

——你理解我,又了解我吗?

当然这两个问题他没有明确说出来。

郑轩沉默了很久,于锋看着那个“正在输入”也没插话,就这么静静地等着。

最后QQ上郑轩弹出一句:

我不需要了。

——现在你我两人只是普通对手,甚至对上的可能性也不大。也许我曾经想过去了解你,可现在也已经没必要了。何况...

6月小目标

1.把感情用事写完。

2.把奇迹邂逅剪完。

没了。按我的拖延症,能做完这俩就谢天谢地。

随便说点什么

之前回复破太太的。

感觉可以单发一下。不过还是没整理过思路,语无伦次的。

===========

郑轩是唯一一个令我百感交集,却很难说出什么长篇大论的本命。
嗯,其他本命——不管是我墨还是我草,我都说了很多真情实感的话。也不是对轩不真情实感吧,是我真切地觉得我的境界不如他,说什么都有种歪曲的感觉。
当然我的境界也是不如我墨我草的,但是人家原作笔墨多,我底气足。你轩的确只是个龙套,虽然我也想说他是个寥寥数笔就被写得很生动的角色,但是多少有点虚。
不过那也没关系啊,他是原作的小配角,是我心中的NO.1嘛!


前阵子跟亲友讨论他会什么时候退役,亲友说按你轩的性子大概觉得打不动了就会走得干干净净了...

26号的时候就把活动任务都做完了,昨天我……终于……搬空了……小卖部!

可喜可贺!

今天嗑苹果把孔明老师从无到有地满破了,肝狗粮肝到吐血。顺手堆的弓阶素材都把绿茶都一起从无到有满破了!

那啥,绿茶他突破和升级时候的台词……蜜汁丧萌感,突然觉得这种气质十分适合郑轩(。

今天又抽了50连,没出大帝。
心态崩了!

© 鹿早 | Powered by LOFTER